gay's healthy home

  1. 人物访谈

毕业多年忆“师说”:一句教导 难忘师恩

  客户端北京9月10日电(记者 张尼)“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。”老师不经意的一句教导、一次鼓励,都可能让你印象深刻,甚至对你发生深远影响。又到一年老师节,毕业多年后,老师当年对你说过的话,哪些让你记忆犹新?

乔俊峰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 旦增桑周 摄 乔俊峰接收记者采访 记者 旦增桑周 摄

  “功课没写完,到外面站着去”

  ——老师说过的狠话鞭策着我

  “小时候我特别调皮,从小学到初中,老师对我最常说的话就是‘作业没写完,到外面站着去’,印象太深刻了。”如今已经27岁的乔俊峰回想起儿时的经历仍旧历历在目。

  乔俊峰说,小时候班上的男生多,大家都喜欢玩,挨罚也是粗茶淡饭。他印象最深入的是,有一次被初中政治老师拿着戒尺打手板。

  “那次考试,全班只有几个同窗答复对了,剩下人都答错了,老师让所有答错的人站起来打手板,真疼啊!”乔俊峰说,本人上初中的那个年代,学校里还有体罚,老师们手里的戒尺规格不一样,有的是竹板,打在关节上生疼,但学生们也清楚,那是因为老师恨铁不成钢。

  老师的处罚在乔俊峰身上仍是起了作用。上高中以后,因为意识到了升学的压力,乔俊峰学习勤恳了许多,最后终于通过努力考入了山西大学盘算机专业。本科毕业后,他又顺利考入了事业单位,现在一直在山西太原工作。

  “现在回忆起来,很感谢当年那些老师鞭策我,老师说过的狠话起了作用,让我能顺利地考入了大学,包含后来顺利考入工作单位,都和当年的阅历有关系。”乔俊峰说。

  王岗本人 记者 张尼 摄

王岗 记者 张尼 摄

  “都在一个教室上课,其他同学都考走了,就你留下了”

  ——挺后悔当初没努力

  今年已经51岁的王岗,依然清楚记得自己当年高考时的经历。

  读高中时的王岗学习并不必功,高考时因为成绩不够,只考取了一个中专。而高考停止后,班主任的一句话至今烙印在他心里。

  “高考过后,我抽时间和班主任刘老师见了一面,当时老师对我说了一句‘都在一个教室上课,其余同学都考走了,就你留下了’,那时候是挺懊悔当初没努力的。”王岗说。

  据王岗回忆,自己的同班同学里,有人考取了北京师范大学,而自己当时如果多考20多分也能上大学了,“那时候英语基本太差了,成绩老在个位数彷徨,哪怕最后多考20分,成果就会不一样了。”

  中专毕业后,王岗一直留在老家山西临汾工作。高中毕业后的近三十年时间里,他还一直和刘老师坚持着联系,两人关系很好。

  1995年,王岗的儿子诞生了。王岗说,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很争气,大学时考入了兰州大学,今年又被输送到中国科学院大学持续读研。

  “我也没有刻意去逼孩子学习,但是平时生活中会潜移默化地引导他,能够说孩子现在也填补了我没有上大学的遗憾。”王岗说。

  今年,为了能和孩子在一个城市,退休的王岗和妻子一起来到北京。他在一家单位做起了保安工作,收入固然不高,但他认为日子很快活。

  “最想说的是,谢谢老师对我的关怀,祝老师身材健康。”王岗说。

  陈爽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 旦增桑周 摄

陈爽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 旦增桑周 摄

  “不要着急,考不好也没有关联”

  ——这些话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很有气力的

  在北京姑娘陈爽的记忆里,初中一位数学老师给她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。

  “带我们的时候,那位姓赵的老师已经快退休了,是个特别慈爱和气的老爷爷。我当时的数学成绩不是很好,但是老师一直很耐心,每次都鼓励我,让我特别有动力,有时感到假如考不好就对不起老师。”陈爽回想说。

  上初中的时候,陈爽的性格比较内向,在她看来,越是这样,来自老师的关注越让她感想到不一样的温暖。

  “在我考不好、心情比较低落的时候,老师总会对我说一些抚慰的话语,告诉我不要着急,考不好也没有关系,这些话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很有力气的。”陈爽说。

  虽然这位老师只教了陈爽一年,但是对她的影响却很大。在老师的鼓励下,她的数学成绩有所先进,后来她选择了学理科。

  如今,研究生毕业的陈爽有着一份很不错的工作,而让她遗憾的是,毕业后和当年那位老师失去了联系,“那个年代,大家都没有手机,没有留下老师的联系方式。”

  “做老师都是非常不轻易的,他们带出一批批学生,每个学生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尽力工作,当面都有老师的默默付出。感谢所有的老师,特殊感激赵老师当年一直激励我,让我没有放弃。”陈爽说。

张海振本人照片(受访者供图) 张海振自己照片(受访者供图)

  “人要不断开辟自己的眼界,晋升自己的格式”

  ——当年老师的一番话至今影响着自己

  “大学毕业的时候,我的老师王宏对我说,人要不断开拓自己的眼界,提升自己的格局,做事要果敢有气魄。”90后小伙张海振告知记者,当年迈师的一番话至今影响着自己。

  2015年,张海振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传媒学院。大学毕业后,他先是留在济南工作了一段时间,后来又考上了老家县城的有事业编制的工作。

  张海振说,当时自己面临留在老家还是去北京工作的两难选择,而王宏老师得知他考上县城单位后,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,劝他仔细斟酌。

  “记得当时老师说,人从高的地方往低的处所走很容易,但从低的地方往高处爬很难。如果我回到老家混不下去了,再想回大城市太难了。”张海振说,老师的话让他消除了回老家的动机,并转变了他的生活轨迹。

  尔后没多久,他接到了来自北京一家单位的offer,并终极决议到机遇更多的北京发展。用他的话说,这里更能宽阔眼界,提升自我。

  在北京工作的一年时间里,张海振有机会走了近20个省市,这是他此前没有想过的。他笑称,“如果没有当初老师的鼓励,也许我现在应该在老家县城,骑着电动车在各个村里往返奔走吧。”

秦洁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 旦增桑周 摄 秦洁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 旦增桑周 摄

  老师让我站了一回第一排

  ——自那以后,我的性格也有所转变,爽朗了很多

  54岁的秦洁如今已经退休了,但初中时数学老师的一个小举措,她至今想起来都激动不已。

  秦洁说,因为自己个子长得快,初中时她的身高就比同龄女孩高出不少,每次上体育课和班级排座位,她总是被排在最后一排,这成了她的一个“心病”。

  “我们那个年代,个子高的比较少,因为身高问题,我心里老是有点小小的自卑。老被排在最后,对于学校组织的运动也有点排挤,那时候就在想,自己怎么会这么高呢?”秦洁回忆说。

  当时教秦洁数学的一位男老师好像看出了这个小姑娘的心事。于是,有一次在学校组织的活动上,他专门帮秦洁支配了一个给同学送喜报的工作,让她有机会站到了队伍的第一排。

  “那次活动让我特别开心。自那以后,我的性格也有所转变,豁达了很多,对于学校组织的活动也没有那么排斥了。” 秦洁说,等自己加入工作以后,渐渐感到个子高也很好看,变得自信多了。

  “很遗憾,毕业以后和老师就没有接洽了。2002年,我从老家安徽来到北京。每次回老家总想去看看他,但是后来得知老师已经过世了。”说到此,秦洁一度哽咽,她说自己很想念老师,这么多年没见到他很遗憾。(完)

  1. 友情链接